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子粒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43010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往事回忆:在娘家过春节

热度 1已有 3127 次阅读2020-1-24 08:45 |系统分类:书香·文苑

  我们老家有一个旧习俗,出嫁的女儿不能在娘家过年,说是年三十晚上看了娘家的灯,娘家会变穷。可我结婚以后,有很多个春节都是在娘家过的。

  我和丈夫都曾在杨村师范学校工作,丈夫是天津知青,我老家在河北廊坊农村。在娘家过年原因有很多:一是我家人口少,只有我和弟弟(弟弟在部队,春节也不能回家),而丈夫有姐妹六个;二是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由我父母照看,我们不能把孩子带走只留二老过年;还有就是婆婆一家通情达理,而我家人思想开放。更重要的是,丈夫把我家当自家,心甘情愿跟我回娘家过年。

  说实话,在我娘家过年,各方面条件都不如城市,吃和住的条件差远了。婆家过年在吃上很讲究,餐桌上鸡鸭鱼肉应有尽有,海货更是必不可少。我家虽然也置办了不少年货,但远不如城里丰盛,有的东西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在住上,我家不如婆家暖和,在婆家穿毛衣就行,而我家有三间大屋,只有一间屋子有个小炉子。我们睡觉的那屋只靠做晚饭时烧的那点火来保证炕头热乎,整个屋子是冰冷的,睡觉时尽管在被上压了很多东西,但还得“抱团”取暖。我抱歉地对丈夫说:“让你受委屈了。”可丈夫却摇摇头说:“没事,挺好的,过年图的是个热闹,高兴。”

  丈夫说的没错,自打我们回家那天起,父母就高兴得合不拢嘴。父亲负责买年货,丈夫则成了做饭的主力。炖肉、煎鱼、蒸馒头,他样样都拿得起来(丈夫是家里老大,父母上班,他从小就学会了做饭)。母亲一边给他打下手,一边不住地夸赞着。我负责哄孩子,小院里不时传出欢快的笑声。家里没有电视,年三十晚上,我们几口人吃了饭后,一边吃着花生瓜子,一边说家常话,之后母亲和面、剁馅准备包饺子,父亲和丈夫听收音机。我们那里都是初一早晨吃饺子,所以晚上十点左右包完饺子后母亲便说:“咱也别三十晚上坐一宿了,早点睡觉,准备第二天早起早吃饭,迎接拜年的。”于是在时起时落的鞭炮声中我们就休息了。

  初一早晨是我家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我们很早就起来放炮、煮饺子,还没收拾利落,拜年的人就陆陆续续地来了。来拜年的人有一个生产队上的社员,有街坊邻居,还有一些亲朋好友,炕沿上、椅子上坐满了人。有时这拨人还没坐稳,院子里就又响起“过年好”的声音,只好“先到的”让给“后来的”。因为来的人我都熟悉,所以我的任务是忙着迎客、送客,而丈夫则是给大伙儿端茶倒水,递烟送糖。父亲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穿着新衣坐在椅子上不断拱手笑着回应着“过年好”,母亲在炕头上抱着孩子和人们打招呼,他们的眼睛里都闪着一种幸福的光亮。

  起初我们在家过年时,邻居大婶还会和母亲说起旧习俗的事,母亲理直气壮地反驳说:“旧社会,我们姐几个出嫁后从没在娘家过年,可我娘家还不是穷得叮当响!”后来,不仅没人再提旧习俗的事,而且有的年轻人从别处拜完年后还要重返我家,听我们讲些城里的新鲜事呢。(天津日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ngx 2020-1-24 09:08
亲爱的博主:您好!本文已推荐到中工网首页《中工博客》栏目与博友共赏,您可以登录 http://www.workercn.cn/进行查看。如果有任何问题或建议,期待看到您的更多精彩文章!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工网

GMT+8, 2020-6-1 10:08 , Processed in 0.11194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