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历史达人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3798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河北藩镇统治下粟特人的分布

已有 768 次阅读2015-6-8 10:55 |系统分类:历史|

唐前期在河北道的幽州和营州设置了许多羁糜府州。天宝初年,幽州附近的羁糜州凛州,《新唐书》和《旧唐书》中《地理志》称为“降胡州”,森部丰则认为是粟特人,是在开元二十九年东突厥第二汗国解体后,追随突厥迁人唐朝境内。安禄山、史思明出身于粟特人,已经成为学界共识。安史之乱爆发后,叛军南下,“自燕以下十七州,皆东北蕃降胡散诸处幽州、营州界内,以州名羁糜之,无所役属。安禄山之乱,一切驱之为寇,遂扰中原。至德之后,入据河朔,其部落之名无存者。”也就是说,原来集中于幽营地区的粟特人在安史之乱后分散到了河北各地,粟特人的分布格局为之一变。而这变化的枢机就是安史之乱。以下我们对诸镇的粟特人的分布试加探讨。
1.幽州镇
荣新江和森部丰二位先生对幽州镇中粟特人已经有所研究。森部丰先生利用房山石经题记统计幽州镇中粟特系武人23人,包括史、曹、石、安、翟等姓,但以史姓为多。但由于房山石经主要反映的是琢州的情况,其他诸州的粟特人仍待考察。
众所周知,幽州镇长期辖有幽、琢、蓟、檀、妨、营、平、流、莫等九州之地。从各种迹象来看,粟特人分布于诸州。《李卫公集》卷二《幽州纪圣功碑铭》提到幽州节度使张仲武命裨将石公绪等谕意两部。盖此石公绪为粟特人。康默记,本名照。少为蓟州衙校,唐末阿保机侵蓟州得之,爱其材,隶靡下。与安史之乱前粟特人分布的最大一个变化是营州粟特人的衰落,以及流州粟特聚落的兴起。
营州是华北通往东北地区的咽喉之地,为粟特人聚集的主要地方,或许可以说是距离粟特本土最远的一个粟特聚落。据两《唐书》本传,李怀仙为“柳城胡”,荣新江先生倾向于李怀仙也为粟特人。陈海涛先生亦指出,营州的粟特人聚落,在唐初就已经存在,是部落一饭化型的代表。其最主要活动时期是在安禄山叛乱前后。这一地区粟特人在唐代见诸史料的进人主要有两次:一次是武则天时期,“大发河东道及六胡州、绥、延、丹、限等州稽胡精兵,悉赴营州。”另一次则是开元以后,后突厥汗国衰落,大批粟特人前来归唐。安史之乱后,唐王朝东北防御收缩,营州在东北地区的战略地位削弱,其地位被平州所取代。营州粟特人在唐后期也几乎不见于记载。
瀛州位于幽州镇南部,大历中从魏博镇所夺,为幽州巡属大州。唐后期瀛州乐寿县亦有粟特人,且形成了一个聚落。宋人王灌《北道刊误志》记载,“瀛州乐寿县亦有袄神庙,唐长庆三年置,本号天神。”日人神田喜一郎先生较早利用了此材料。荣新江先生据此材料指出,“河北地区直到晚唐,信奉袄教的粟特民众不断增加,甚至有新立袄神庙的必要,此点至堪注意。”
总体来看,唐后期幽州镇的粟特人主要分布于幽州、琢州(大历中从幽州分出)、稼州等州。流州粟特聚落的出现是一个新的变化,也是安史之乱后,粟特人不断南移的趋势相一致的。
2.成德镇
安史之乱前,成德镇辖内就有相当数量的粟特人。例如恒州获鹿本愿寺“本愿寺庆善等造经幢题名”,时代据考证为707-708年,上有安礼楷、史远道、经主张宝德妻石等人名。安礼楷、史远道和张宝德妻石氏当是粟特人。
成德镇由安史叛将李宝臣建立,从第一任节度使李宝臣到最后一任王铬,160年的历史中,相继由李宝臣李氏家族(奚族)、王武俊王氏家族(契丹族)和王庭凑王氏家族(回绝族)三个少数民族家族所统治。浓重的少数民族色彩,也是成德镇不同于其他二镇的一个重要特点。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什么在成德镇中分布由如此之多的粟特人,而且粟特人在当地的政治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能量。
唐永泰二年(766年)立于恒州的《成德节度使李宝臣碑》碑阴题名中,有孔目官安都滔、节度押衙左厢步军都使同节度副使康日知、节度押衙康如珍、左厢口口口将安忠实、右厢马军口何口、左厢步军十将何山泉、衙前将康日踪、曹敏之、史招福等,很可能都是当地的粟特将领。其中的康日知后为赵州刺史,在建中之乱中降唐,官至深赵都团练使和晋、慈等州节度使。
在河北藩镇的粟特人有的是在安史之乱前即已定居河北,有的为随安史叛军南下而进人的,特别是成德、魏博诸镇的许多粟特武人是在这一时期进入的。例如石神福,金谷郡人,父何罗烛,试云摩将军蔚州衙前大总管。神福,“生于雄武,长在蔚州,口岁从师,弱冠好武……遇安史作乱,漂泊至恒阳”。迁授大将,为征马事,兼令勾当右厢草马使事。元和八年(813年)正月奄然大谢于野牧,时春秋五十有五。二月葬于石邑县东北。
还比如曹闰国,据《曹闰国墓志》记载,墓主曹闰国,含州河曲人,本是六胡州的粟特胡人。“公行旅边蓟,幼闲戎律,于天宝载,遇禄山作孽,思明袭祸,公陷从其中,厄于锋刃,拔摧高用,为(伪)署公云摩将军、守左金吾卫大将军,挽仰随代”。安史乱平,曹闰国降唐,“公归顺本朝,不削官品,改授公试光禄卿,发留河北成德节下,效其忠克,守镇恒岳”。大历十年春,田承嗣叛乱,“倾覆河朔”,曹闰国为成德马军都虞候,参与讨叛。其年六月讨伐田承嗣战斗中阵亡,亮于冀方城,享年四十七岁。同年八月陪葬于灵寿城西南灵化川界。墓志中对墓主多有回护讳饰之辞,但我们也不难看到他参与了安史叛军,追随叛军南下,在安史之乱结束后,任职于成德,而没有再返回幽蓟地区。
石神福和曹闰国的例子是当时十数万幽蓟将士命运的一个缩影。“幽州之人,自安、史之反,从而南者无一人得还,今其遗人痛人骨髓。”也就是说,除了阵亡者外,幸存者都就地归属于魏博和成德等镇。
成德镇粟特人有的则是安史之乱后迁居河北的。孙继民先生收藏有一方唐墓志拓片,墓主安元晖,家本陇西古州人,“因官河朔”,官至镇国大将军、左金吾卫大将军、殿中监,元和十二年七月卒于恒府郭下县西恒安坊私第。从其享年七十推算,生于公元748年,即天宝七年。安史之乱结束时,他才16岁,由于他是由于仕宦原因迁居河北的,则他迁人河北必在安史之乱结束之后。
安史之乱后,成德镇境内亦存在粟特人聚落。《宝刻丛编》卷六《唐鹿泉胡神祠文》云“唐来复撰并书,宝〔历〕二年四月立在获鹿”。这碑刻包含的粟特人的信息,早已为学界所重视,例如荣新江先生据此指出了恒州聚集了一批粟特人,并且还有胡人祭祀的袄祠。
3.魏博镇
河北南部向来是粟特人比较集中的所在,在安史之乱前就有相当数量的粟特人定居于当地。例如,史口,字伯龙,卫州朝歌人,后官至扬州江阳县令。唐高宗乾封元年七月告终于私第,春秋九十一,归葬于邝山之阳清风之原。史行简,字居敬,魏州冠氏县凤栖乡大同里人。尤精草隶,弱冠举孝廉,解褐授文林郎,迁沐州尉氏县主簿。显庆五年四月卒于官第,春秋三十六。迁定于河南县平乐乡北邝之山。夫人史氏,邺人。祖诃,隋陈州刺史。夫人咸亨五年(674年)正月终于嘉善里,以其年二月葬于邝山之阳。
安史之乱中,大量的粟特军人由幽蓟南下,并定居于当地,也是魏博镇粟特人的一大来源。大历中,魏博节度使田承嗣企图兼并磁、相等州,“讽其大将割耳赘面,请承嗣为帅。”“割耳赘面”长期流行于北胡和西胡各族之间。粟特人中也盛行此俗。值得注意的是,魏博节度使史宪诚、何进滔等人都属于粟特人。粟特人在魏博之所以能跃居地方最高统治者,说明他们的统治基础是相当深厚的。森部丰先生进而指出魏博镇军队内部可能存在一个粟特人集团。
4.义武镇
义武镇,又称易定镇,治定州,领易、定二州,原为成德巡属,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五月独立设镇,军号义武,故又称义武镇。设镇之始一度还曾辖有沧州,不久沧州独立设镇。它虽然也为河朔型藩镇,但割据型较以上三镇弱得多。
安史之乱前,定州即有粟特人。《太平广记》载,“唐定州何明远大富,主官中三骚,每于骚边起店停商,专以袭胡为业,资财巨万,家有续机五百张”。此何明远很可能就是一个粟特人。此处之胡人,自然是指胡商,其中必然会包括粟特人。除了定州外,易州也分布有粟特人。
石默嚷,字默吸,“得封氏于蜗皇之时,振芳酞于晋赵之代”,官至易州高阳军马军都知兵马使。元和十二年春去世于本镇易县南坊之别业,享年七十三,夫人康氏,子曰少琳、少清。元和十二年八月定于州西北燕山之阳。
曹弘立,字弘立。曾祖治,皇易州口将;祖玉,皇口州衙前兵马使、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烈考长,皇易州衙前将、试太仆卿。曹弘立以开成中旅于边塞而访友人,后迁任授口州押衙兼靖边将,以咸通五年四月一日,卒于赵州元氏县口劳坊之私第。曹弘立自曾祖以来一直在易州军中任职,后曹弘立开成年间才离开易州。
5.横海镇
沧州原属义武镇,兴元元年(784年)沧州刺史程日华脱离义武,请自为一军,德宗即授以沧州刺史、横海军副大使、知节度事。贞元二年(786年)四月正式以程日华为节度使,沧州始别为节镇。横海镇辖境前后变化甚大,一般言之领沧、景、德三州。治沧州,或称沧景镇、横海镇、太和五年(831年)正月赐军号义昌,故又称义昌镇。
荣新江先生考察了粟特人在北朝隋唐到达河北的路线,他认为主要有两条路线,即一是从灵州经并州、代州、蔚州而到达幽州、甚至远赴营州;二是从洛阳,经卫、相、魏、邢、恒、定,而到达幽州,由幽州东北行,而至营州。他还指出卫、相、魏、邢、恒、定诸州皆有粟特人,而河北道东部诸州却不见踪迹。近些年来,随着河北地区大量墓志的出土,安史之乱后,河北东部沧州等地粟特人的一些材料也呈现于世人面前。
《唐义昌军节度口口岌康氏衬葬墓志铭并序》载,“府公讳元芝。皇祖讳岌。世本青齐,贯居千乘,因是家于沧海,别业浮阳。烈考讳公溺,职任散十将,主持重务”。元芝大中七年七月十九日终于玄都防之私第,同年十月与其妻康氏,容于沧州青池东南七里丰润乡。元芝虽然姓氏磨0,族别不详,但其妻康氏却是地道的粟特人。
还比如,何载,祖遇,为博州录事参军;父仙云,“性好典坟”。何载“读书甚解,作判弥工。年才强仕,献策于横海郡节度使程公”,解褐奏授景州参军。“一行景城县尉,又行乐陵县尉,又行乐陵县承,摄乐陵县令”,因公事解,又充节度要籍权知市事。以元和四年卒于私第,享年六十有七,葬于临津县崇孝乡张司马村之原。
由以上可以看出,安史之乱后,河北藩镇诸镇均有粟特人的分布。如果说,安史之乱前,他们主要集中于幽、营诸州的话,安史之乱后,则呈现出分散化的特点,原来的聚集地营州粟特人不再见诸记载。其导因在于安史之乱叛军的南下。另外,唐后期出现了一些新的分布区,如易州、沧州等。
北朝、隋唐时期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为了控制粟特聚落,把萨保纳人了中国传统的官僚体制,设立萨保府,以粟特人首领担任萨保。以此来控制粟特人聚落,管理聚落行政和宗教事务。唐朝建立后,把正式州县中的粟特人聚落改作乡里,如西州的粟特人聚落设为崇化乡安乐里,敦煌则以粟特聚落建立从化乡。安史之乱后,浪州所谓的“粟特聚落”也应是完全纳人了州县系统,被编人了户籍,只不过是一个相对集中的居住区,而非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另外,这些粟特聚落,也并非单纯由粟特人组成,只能是以粟特人为主,或粟特人占支配地位,还包括汉人或其他少数民族。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9-7-20 17:58 , Processed in 0.05815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