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文书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527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影像共享难 看病换医院还要再拍一遍CT?

已有 1262 次阅读2018-11-19 14:35 |系统分类:健康·时尚

  手里拎着几张“片子”来去匆匆,托熟人、找专家看病,这是各医院最常见的一幕。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一次CT检查,要拍出数千幅图像,给到患者手里的胶片最多不超过1/10。一旦本院无法确诊,需要再换一家医院就诊,这寥寥几张“片子”不能满足诊疗需求时,又得花费成百上千元重拍。

  一张胶片折射的是影像共享难题。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除受制于设备、技术、诊断等因素外,影像共享还面临信息传输“断头路”、各方“小算盘”等诸多人为障碍。

  信息要多跑路,谁料上了“断头路”

  在基层得不到准确诊断,辗转到上级医院挂专家号,专家有可能出差,或专家号根本抢不到。有的患者费尽千辛万苦挂到了专家号,掏出袋子里的胶片却被发现无法诊断,还得重新排队做检查,又得两三天,这让从事影像工作多年的江西某三甲医院影像科主任颇为无奈。

  在当前技术条件下,做一次CT检查可拍出数千幅原始图像,影像医生通过选取其中横向、侧向等不同方位的图像,为临床医生提供立体的观察影像。相当于把一个患者横在医生的面前,一层层分开来看,而有限的胶片只是一张张平面图。

  早在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即提出,制定相关信息数据标准,尽快实现医疗保障、医疗服务、健康管理等信息的共享。2015年《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再次明确,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逐步建立跨医院的医疗数据共享交换标准体系。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影像原始图像被储存在各家医院PACS(影像归档和通信系统)中,由于医院各自选择不同的信息系统,制式不一,接口不一,信息难以互联互通,互为“信息孤岛”。“就好比开车,虽然有路,却都是‘断头路’,路和路之间不通。”上述三甲医院影像科主任说。

  在这一现实状况下,患者如想带走原始图像,一般只能用最原始的拷贝办法,医院大多还会要求患者购买一个新U盘,原因是担心病毒威胁医院信息系统安全。

  江西某三甲医院相关处室负责人指出,在数据壁垒下,患者既往就诊信息被分割在不同的医院,导致诊疗信息不完整、不延续、不准确,既影响诊疗质量,医疗数据的价值也未能得到有效挖掘。

  数据壁垒下暗藏各方“小算盘”

  事实上,医院信息系统安全的顾虑通过技术就能解决。在有些医院,影像检查的原始图像被上传至虚拟云端,患者只需通过手机登录ID号便可下载完整的数字影像胶片。所以技术不是大问题,整个影像检查产业链条上的利益纷争才是影像共享难的根本原因。

  “真正让医院犹豫的是,一旦和其他医院实现信息互联互通,很有可能因此流失病人。”

  江西某二级医院影像科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患者在某医院做影像检查,出于已支付检查费用的考虑,一般都会选择在这家医院治疗。如果能轻而易举带走数据,则增加了患者转院的可能性。“和数百上千元的影像检查费用相比,后续的治疗才是大头。”

  201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提出,建立区域医学影像中心,推动建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检查、医院诊断”的服务模式。在有的地方,社会资本投资建设第三方影像中心,患者在区域内任何一家医院检查同质、结果互认、数据共享。

  然而,中部某一设区市卫计委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影像共建共享阻力更多来自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影像检查成为医院收入较为可观的部门之一。一名影像科负责人也说,影像收入占医院总体收入的5%~10%,如果把这一块排除在外,对公立医院的生存无疑是一个较大的考验。

  动辄数百上千万元影像设备采购链条上的灰色利益相关方,也是影像共建共享的“绊脚石”。在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涉嫌受贿犯罪案中,一些不法商人将耗材设备等大幅加价向赣南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销售,部分设备采购价比市场均价高出上百万美元。

  靠胶片获得回扣、赞助等“暗收入”,也是以数字胶片迭代物理胶片、实现数据共享的障碍。中部某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审理的一起医院放射科主任受贿案件显示,按每张计算机成像系统胶片1.5元回扣的约定,该负责人先后接受医疗器械公司回扣款8万余元。

  “一旦交给第三方,这些就都难以染指了。”

  江西某二级医院影像科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有时医院采购一台设备,会接到各个层面打来的招呼,有的甚至不得不采购并非自己心仪的设备,比如以骨科见长的医院最后采购了一台更适宜做心脏的设备。

  影像共享更盼打开大门

  多位受访的影像科负责人和业内人士指出,要实现影像信息互联互通,还要破除相关人员和医院面对影像共享所表现出的三怕心态:怕失地位、怕丢面子、怕犯错误。

  其一,怕失地位。一名曾担任江西某设区市三甲医院院长的业内人士告诉半月谈记者,在一些地方,部分医院不顾区域内服务人口规模,彼此攀比式采购高端影像检查设备,通过宣传某一高端设备吸引患者。“实现影像共享,意味着这些设备优势将不复存在。”

  医院之间“军备竞赛”,遭殃的还是患者。这名业内人士说,医院采购设备花了钱就肯定要收回成本,虽然现在不允许给科室下创收指标,但作为管理者自然有无数的方法实现。“不能下书面通知,但可以口头提醒相关负责人,比如说这个月添了设备,检查收入也没见增长,你要考虑一下。”

  其二,怕丢面子。对基层而言,影像共享更重要的作用在于,依托互联网实现线上专家资源共享。然而,一家医院影像科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部分基层医务人员对待影像共享存在两种态度:有的不愿承认诊断水平和经验上的局限和不足,认为只靠自己就可以解决问题;有的则是担心自己的诊断被其他专家发现存在漏诊或误诊。

  其三,怕犯错误。影像共享除了弥补基层医疗资源不足的短板外,还有方便群众的考量。然而,在中部某县,医院出于救治需要希望把影像中心建在院内,相关部门却担心违反政策,反对中心租用医院机房,要求必须建在院外,于是出现医院机房闲置,中心却在医院外租房建设影像中心的一幕。

  “关键在于,有些影像检查比如血管造影,一旦发生危险,很难抢救过来。影像中心建得太远,如果病人在转运前往检查过程中发生危险,责任算谁的?”受访的一家县级医院影像科负责人说。(高皓亮)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8-12-11 13:06 , Processed in 0.44765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