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抱着音响来唱歌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4301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已有48台智能急救站,可“不会用”“不敢碰”成难题

热度 1已有 2363 次阅读2018-11-22 07:50 |系统分类:社会观察

报刊亭模样,手机扫码能免费领取AED(心脏除颤仪)、轮椅担架等急救设备,在北京,“智能急救站”最近成了很多小区的新成员。

位于北京连心园小区的智能急救站

这些急救站的使用情况如何?虽然深受社区居民欢迎,但很多人依然反馈“没用过”、“数量少”,尤其对能救命的“神器”AED表示“不会用”“、不敢碰”。

生活中一例例因急救不及时导致的悲剧时常上演,可包括AED在内的急救设备依然难觅,急救培训不普及、取放使用不方便、急救设备难落地等现实窘境,为急救“最后一公里”添了堵。

社区住户“想用不会用”

草房附近的住欣家园西区门口处,智能急救站的大屏幕正播放着急救和健康常识,不时引来居民驻足观看。屏幕下,主柜放置着AED、轮椅、担架等相对大型的器械,附柜里是止血包、包扎包和小伤口处理包等小型急救用品。

一位居民根据提示操作,手机扫码并输入验证码后,一盒“止血用品”的急救包就掉到了取物处,打开急救包,有专业的弹性绷带和无菌纱布块。按照机身信息提示,AED、轮椅、担架等相对大型的器械也是免费取用的,需要验证身份证,并在24小时之内归还。点击APP上的“一键求救”或取用AED时,附近的急救志愿者和预设有联系方式的家人能第一时间获取求救信息及求救位置,以便及时赶来急救。

APP界面截屏,通过点击一键求救,附近急救志愿者可第一时间救助。

“一直知道有这个急救站,可是不会用啊!”一位路过的居民眯着眼睛看着使用说明,摇头叹息:“万一在家心脏病犯了咋办,真得好好学学!”她让记者示范操作流程,另一位居民也赶忙凑过来学习。

在连心园小区,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杨说:“社区曾组织过我们学急救知识,一直忙也没去听,现在还是不会用。”

在富力阳光美园社区,急救站对面的水果店老板说“用的人不算多”。“年轻人都会摆弄,我们老年人不会用,但都想学!”一旁路过的王大爷搭话。

“急救服务刚需低频,用的人少其实是好事儿。”智能 急救站运营方相关负责人说,如果发生需要急救的情况,目前在京铺设的48个急救站就能第一时间派上用场。

今年3月,在常营地区,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太太突发心脏病需要急救,等待救护车到来之前,社区志愿者从急救站取出了AED,通过和后台联动对发病老人进行了及时抢救。

据介绍,这些急救站在进驻社区时,当地街道都会组织急救培训,但有急救工作人员透露,在不同的社区,居民参与度参差不齐。

急救设备街头难寻

对猝死的急救,业内一直有“黄金四分钟”的说法,如何让“不会用”的居民以更快的速度取用设备?一种升级的新机型智能急救站,已经在北京的一些小区和单位投用,不需要输码操作,通过触屏微信扫一扫或直接刷验身份 证就可取用设备。在北辰福第V中心下沉广场中央的急救站,记者体验了取用AED的全流程,时间从一分钟缩短至10秒钟。

“目前急救站大部分还是在社区,还未在北京街头、地铁和景区等人流密度大的公共场所落地,目前还在和相关部门接洽中。”智能急救站负责人透露,未来急救站还会继续逐步增多,不过相比偌大的北京,依然是杯水车薪,在人流量最密集的北京各大公交枢纽中,只有首都机场配备了AED。

“啊?站里面没有AED。”记者以乘客身份询问地铁东单站工作人员,对方回应“没听说过有,但我们都接受过急救培训”。在包括东单站等多个地铁站内搜寻,都未发现AED设备。

首都机场是北京AED分布最密集的地方,不过想要找到它依然费劲。11月20日下午,在T3航站楼二层国内到达口,记者遍寻并未发现AED的踪影。“到达口边儿上就有,没上锁,打开就能用,上面都有提示。”急救室值班人员说。

再次回到A、B、C三个到达口,靠近才能看见,一侧的墙面内嵌着不大的金属箱,上面贴着一张“AED操作指南”,还着重标出“本套设备仅供医务人员、以及在心肺复苏和AED使用方面接受过培训的人员使用”,箱门并没有锁,打开便立马响起了警报声。多名乘客都说“从来就没留意过,看着图示也不敢用。”

位于首都机场T3航站楼国内到达口C口的AED,乍一看很难找到。

机场铺设的AED外观

急救培训有待普及

“北京公共场所的急救设备太少了,看不见提醒的标识,也没多少人会用。”家住望京花园社区、半年前拿到北京市急救中心急救证的薛岭说,她经常在机场、火车站等地环顾四周,但失望地发现很难找到AED等急救设备,“社区里应该多搞一些急救培训,急救设备得在公共场所内多铺设一些。”

“我们做过一项调查显示,国人普遍缺乏急救知识,98%的人赶到现场后所能做的只是拨打急救电话,然后在一旁干着急,白白错过了黄金抢救期。”智能急救站负责人坦言,正因为不懂如何急救,所以一些急救设施也成了摆设。

据报道,发达国家的公众急救知识普及率已超过10%,如美国公众急救知识普及率达到25%,而我国这一数字仅为1%;作为全球公认的“救命第一要术”,美国有超过7000万人接受过心肺复苏术培训,接近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而我国仍有八成以上的公众不会心肺复苏。

一位不愿具名的社会急救行业从业者建议,急救体系可参考消防体系,通过制度化方式进行完善,比如要求新建建筑或公共场所将“安装急救设备”作为验收考核中的必要一项。同时,院前的社会急救、专业急救和院中治疗流程应打通,“社会急救”环节应发挥更大的作用,这需要急救知识在学校、社区、单位等场所更广泛普及。据了解,业内曾多次呼吁国内立法普及急救教育,让急救教育成为全民“必修课”。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ngx 2018-11-22 08:08
亲爱的博主:您好!本文已推荐到中工网首页《中工博客》栏目与博友共赏,您可以登录 http://www.workercn.cn/进行查看。如果有任何问题或建议,期待看到您的更多精彩文章!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8-12-12 09:40 , Processed in 0.0590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