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北秋悲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4296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荒原上的生灵

已有 3384 次阅读2018-12-19 09:36 |系统分类:图片博客

图为作者获得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典藏奖的部分作品

摄影作品《荒原·天堂》获得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典藏奖,让我又一次想起在那片荒原的经历,想起那片高天厚土的空地,想起那些生活在荒原上的生灵。

说起来,进入可可西里荒原3次,每次都抑制不住内心激动。这激动无关年龄,任何有点情怀的人身处那蓝天下宽阔荒原,伴随着空灵高远的歌声和手中令人微醺的啤酒都会放浪形骸。因为那里有涤荡心灵的雪山、冰川、峡谷、草甸、湖泊以及数以百万计的野生动物,这一切可以使人完全放空自己,使灵魂格式化,回归原始初心。

其实,青藏高原包含着羌塘、阿尔金山、可可西里3个无人区。我们只是狭义上把它称为可可西里,实际上在青海、西藏、新疆三省交汇处,基本上都是无人居住的荒原,只是三省的荒原名字不同而已。

说起进入荒原的经历,每次都有不同的故事,那些故事赘述起来有些话长,挑些有意思的简单说说。

凄美传说

在青藏高原这片广阔的大地中有着许多不解之谜,而在这些不解之谜中,就有着一个神奇的地方,她被人们誉为野生动物的墓地——巴毛穷宗。

知道巴毛穷宗这个地方很偶然。

2005年l0月从罗布泊出来,看到中央电视台正在直播中国科学院对可可西里进行科考,刚刚从罗布泊无人区出来的一群血液中有着不安分因子的人,还未清洗干净身上沾染的罗布泊尘土,就又开始酝酿筹划,想要进入那片荒原。

2006年4月,一行包括向导、协助、藏医在内的十几个人、6辆车成功进入了可可西里广袤荒原。在经历了兴奋嚎叫,在感叹荒原上江河的奔流、雪山的巍峨、动物的自由后,有队友无法忍受高反的头疼欲裂,发誓说:“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这不是人待的地方。”旁边就有人说:“这种地方就像喝酒一样,发誓以后再也不喝,过两天有人叫还一样继续喝。这种神奇的地方明年叫你来你一定还会来。因为它也会令人上瘾。”当大家开着玩笑时,向导告诉大家,还有比这里更神奇的地方。

他说,在这几万平方公里的地方,生活着百万只的野生动物,每当野生动物感觉自己即将生命终结的时候,就会从遥远的地方向那里聚集,然后在那里等待死亡。那一刻,动物们不再弱肉强食,没有了征战厮杀,没有了高贵低贱,各种动物默默地等待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途经卓乃湖,著名的藏羚羊生产之地,每年的7月,生活在四面八方的藏羚羊要聚集在这里生产,在卓乃湖湖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政府设立的保护站,这个保护站一是为了防止偷猎者捕杀藏羚羊,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科考,用以研究藏羚羊的习性。

可可西里雪特别大,一路上都在下,很多时候找不到路,只能依靠以前的GPS轨迹行驶。因此,车开起来特别慢,每天连200公里都走不到。

在白茫茫的银白世界里,也看到一些不和谐的景象。在鲸鱼湖边,大量的垃圾、帐篷、给养堆放在一起,这些都是夏季非法捞卤虫留下的。

车队按照原计划翻越乱石沟,但乱石沟根本没有路,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而且很多都是尖锐的火山石,破了多条轮胎。接近傍晚时分,终于要翻越山巅时,山顶上开始大雪弥漫,雪积深厚,车上去不仅陷,而且出现侧滑。

经过几个小时的腾挪、拖车,车队一直原地打转。天渐渐暗了下来,雪花如飞絮般铺天盖地,使队员之间无法看清对方。最后,领队果断告诉大家原路返回。

对于领队的命令大家都没有任何异议,调转车头下山而去。虽然心中有无限遗憾,但毕竟安全是第一位的。

这次行动虽然失败了,遗憾中还有庆幸。在一天休息的时候,周边出现了狼群。可可西里的动物很害怕车辆,远远看到就跑,但是这群狼却不跑,还貌似摆着姿势供我们近距离拍摄。

未知的结尾

关于巴毛穷宗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因为再往下讲我也不知道了……

这就是我给大家分享的无人区故事,一个在路上的故事。我没有奢望去破解巴毛穷宗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但这个故事始终存在于我的脑海里,牵引着我不断想去探索这件事。每每看到有关那片土地的信息、图片,心中都有着强烈想要前往的冲动。

有一次,在朋友父亲90岁寿宴上,老爷子颤颤巍巍对家人说了句:“我活着,能思索。”仔细品味,发觉老爷子这句话是人一生的概括,人一辈子就活在这句话之中。从出生开始活着,开始思索感悟这个世界,到生命垂暮之时依然活着,仍在感悟思索这个世界。

建议大家多出去走走,去看看不熟悉的环境,不熟悉的人,经历一些未经历的事,记录下感兴趣的场景,从而使自己对人生有着新的感悟。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能就是这个道理。

多年前,曾有牧民经过那里,发现那里尸横遍野,白骨如山,连行走都难以下足。牧民后来再去,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地方。

这一传说,在格萨尔王史诗也有所记载,也被唱经诗人传唱过。

听到向导讲述巴毛穷宗的传说时,在场的人那叫一个惊奇和激动,瞪大眼睛望着向导,然后极力要求向导带路过去。但向导除了摇头还是摇头,于是大家也不再坚持。

我们知道在自然界有很多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事情,在印度、尼泊尔的恒河边,那些虔诚的印度教徒,当知道自己不久即将老去,便会从各地向恒河边聚集,躺在河边,眼望河水,默默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如果说,人有灵魂,有信仰,有意识,知道生产的时候去产房,死亡的时候去死亡地,那么动物呢,也有信仰?也有

灵魂?可能有,反正说不清。

这个故事对于当时听到的人来说,是相当的震撼,但是由于藏族向导不愿前往,大家只好在震撼中抱着遗憾离去,而这一遗憾就是6年的时间,6年来大家始终没有忘却这个故事。

巴毛穷宗

20l2年3月,在做好了充分准备之后,一行五辆越野车、两辆给养车组成的车队又一次出发。在承受着高原反应带来的惨烈头疼,无比虚弱地随着车轮到达了荒原的边缘。

这一次,队伍里在半途加入了个人,也就是电影《七十七天》的原型杨柳松。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在三四月份去呢,天暖和一些去多好。其实不然。大家知道,我国的主要河流都发源于青藏高原,因此,那片土地水资源特

别丰富,只有在5月冻土层没有开化以前,或者ll月底上冻以后才能进去,别的时间根本进不去。

当我们抵达无人区边缘双湖县后,负责技术的人高原反应急剧加重、难以支撑,连夜撤回拉萨,同时带走了两台车和行程数据。虽然拷贝了一份数据,但留下的人不会操作软件,队伍陷入了无比尴尬的状态。进还是不进?就在我们愁眉不展时,意外碰到了一个向导。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大家异常兴奋。有了向导没有GPS数据一样前进,车队在这个不会讲汉话的藏族向导指点下,开始向巴毛穷宗出发。

在进入荒原不久,我们遇到了一户人家,在他们简陋的帐篷里,看起来极度清贫的一家6口人,灿烂的微笑始终绽放在脸上,使我们这些能够进入无人区而充满豪迈的傲骄心态瞬间遭到打击。我们将常用的药品和一些食物给他们留下一些,继续前进。

经过一天多的舟车劳顿,在我们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方顶山——巴毛穷宗后,见到了很多的藏野驴、藏羚羊、野牦牛、岩羊,也见到了一些动物尸骨,但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尸横遍野、尸骨如山、水草丰美。

尽管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动物墓地,但大家依然很快乐。在周边的几个火山口形成的泉眼取了水样,拍了一些照片后,在向导的坚持下顺原路返回。

由于之前的车辆退出、人员减少,剩余的食物、油料比较多,就卸给了当地的森林公安。在与森林公安的交谈中,对方告诉我们:“你们没找到地方,你们说的地方应该是两条被称为死亡沟的地方,因为那里太危险,常年盘踞着狼和熊等食肉动物,不能过去。”

两条死亡沟?这与著名的网络小说《鬼吹灯》第四卷“昆仑神宫”惊人的相似,这一信息又让我们接近了真相一步。

再次失败

在查阅了很多资料以后,20l4年3月,我们又一次进入了无人区。这一次车队没有从双湖进入,而是自青藏线进入可可西里前往羌塘的巴毛穷宗。

由于这次准备比较充足,队员们事先服用了高原安和红景天,将高原反应的可能降到了最低,因此大家状态出奇的好。

进去没有多久,远远就看到在山脚下,一顶黑色牦牛绒帐篷顶端冒着袅袅炊烟立在那里,黑色帐篷旁边有顶白色的小帐篷,在荒原上显得格外的抢眼。

小白帐篷在藏族牧区经常可以见到,传说它是牧民家女儿的闺房。

藏族很多是游牧,居无定所,在荒原上常年遇不到人家,更别说谈婚论嫁了。如果家里有到了婚嫁年龄的女儿怎么办呢,女孩的父母就在大帐篷旁边搭上一个小白帐篷,让女儿一个人住进去,只要路过的男人,未婚或已婚,藏人或非藏人,看见小白帐篷,都可以进去,只要帐篷里面的女孩不拒绝就可以跟她欢爱,直到帐篷女怀孕。

当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游牧生活开始转变为定居,这种婚姻习俗目前已不多见。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9-5-20 07:09 , Processed in 0.05753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