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瘦翁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42747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古诗词里话过年

热度 1已有 2545 次阅读2020-1-25 08:25 |系统分类:书香·文苑

  莫遇

  趁着阳光晴好的时候,把家里的大小家什都搬到院子里,锅碗瓢盆,桌子椅子,平时素来不大用心去照料的,这会儿统统用烧得滚烫的热水,洗刷得干净锃亮。

  若是在旧时的乡下,除了大人们忙着赶集备年货外,像这样全家老小齐上阵的劳作,就像是朝着每一位从旁经过的人大声喊道:年来了。

  年来了,时间也似乎变得忙碌起来,而原本仍凛冽的空气,也似乎渐次有了春的和暖。

  宋代诗人戴复古在《除夜·扫除茅舍涤尘嚣》中写道:“扫除茅舍涤尘嚣,一炷清香拜九霄;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生盆火烈轰鸣竹,守岁筳开听颂椒;野客预知农事好,三冬瑞雪未全消。”对于孩童们而言,一整个白天跟着大人们做扫除祭祖先,如猴子般上窜下跳的闹腾,到了晚上明明早已“睡思昏沉”,却任由大人们一遍遍催促也不愿上床去睡的,就是为了不错过这“守岁”的时光。

  苏轼在其《守岁》诗中言:“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可见自古至今,童心由来皆如此。我小的时候,到了守岁之时,屋中该忙的事早已忙完了,一家人坐在厅堂里,就着明晃晃的烛火,一边小声地说着闲话,一边守岁。等时钟跨过旧年的最后一刻,大人们马上站起身来,点上早已备好的爆竹,而在爆竹的噼噼啪啪声尚未完全消落之时,守完岁的我们也终于熬不住,纷纷钻进暖暖的被窝里去了。

  这样的年,平实而热闹,千百年来家家户户就这样迎来送往,在旧年之末新年之始,年复一年享受着这俗世的欢喜。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火树银花般的烟火与皎皎明月争辉,街上游人如织,歌声不绝,夜已过半而大家仍不愿散去,就连负责守卫天子安全的金吾卫们也都难得地“放假”了。如果你走在千年前开封洛阳或苏杭扬益这样的大都市街头,初唐诗人苏味道在《正月十五夜》中所描绘的盛大热闹的画面,一定会不时与你撞个满怀。

  从洒扫庭除开始的春节到了元宵这天,就像一出大戏经过一连串的铺垫终于迎来了最后的高潮,热闹到了极致,盛大到了极致,欢喜到了极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在苏味道之后的两百年,南宋大词人辛弃疾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更热闹的元宵场景。《水浒传》“柴进簪花入禁苑,李逵元夜闹东京”一回中写道:“四个人杂在社火队里,取路哄入封丘门来,遍玩六街三市,果然夜暖风和,正好游戏。转过马行街来,家家门前扎缚灯棚,赛悬灯火,照耀如同白日,正是楼台上下火照火,车马往来人看人。”此情此景,写的正是当时汴京城热闹非凡的元宵之夜。

  这样繁盛欢喜的年,又怎能不让人心动呢?“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面对匆匆奔跑而来的年,想必大部分人的心思都像陆放翁这般的迫切吧。

  而那些过年时仍羁绊在天涯海角的孤旅们,对于他们而言,过年是有些令人黯然的。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唐代诗人戴叔伦在《除夜宿石头驿》中所发出的感慨,在数百年后明初诗人袁凯那里得到了共鸣,他在他的《客中除夕》写道:“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一杯柏叶酒,未敌泪千行。”

  这样的神伤,盛唐时的高适也有过,他的《除夜作》写道:“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这位曾高歌“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的大诗人,在年来时分也不禁唏嘘了。

  很庆幸的是,在高铁、飞机、高速四通八达的今天,“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除夕留了下来,“东风夜放花千树,宝马雕车香满路”的元宵留了下来,“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的守岁也依然还在,但“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这样的时事动荡与家人难聚,已远离了我们。

  今天,我们或已再写不出这么优美的诗句了,但我们却依然可以像千年前的很多先祖们那样,在和煦的阳光中,把年过得平实而热闹,繁盛又欢喜。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ngx 2020-1-25 09:07
亲爱的博主:您好!本文已推荐到中工网首页《中工博客》栏目与博友共赏,您可以登录 http://www.workercn.cn/进行查看。如果有任何问题或建议,期待看到您的更多精彩文章!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工网

GMT+8, 2020-5-29 07:54 , Processed in 0.10865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