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lww502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2790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心忧天下范仲淹传之十:为朋党之论正言

已有 3938 次阅读2019-5-30 18:31 |系统分类:历史

       庆历四年正月,朝廷把天章阁侍制、权知凤翔府滕宗谅降职为虢州知州,并代副部署张亢为本部钤辖。本来滕宗谅与张亢都关押在邠州监狱,等候朝廷的处分,他们没有受到严重的处分,是因为参知政事范仲淹为他们求情的缘故。范仲淹在朝堂上为滕宗谅、张亢等人辩护,说他们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乞求免于刑事处分。他还说:“燕度调查滕宗谅所挪用的钱物数目清楚,并没有中饱私囊、贪污受贿。张亢借用公款购买物品,在没有调查之前,已经还清公款。又因他们是调任时借公款,却留下财物准备归还借款,都没有欺骗朝廷与中饱私囊的行为。”于是,虽说滕宗谅与张亢受了降职处分,但免于坐牢这样重的刑事处分。

      二月,朝廷下诏书,命令天章阁侍读曾公亮修订审官条例、三班院条例、流内铨条例,这是按照参知政事范仲淹的请求所进行的改革方案。宋朝实行殿阁制度,除了翰林院外,殿有崇政殿、观文殿、资政殿、端明殿等,一般设有大学士、学士、侍讲、侍读、说书等官,还有集英殿、右文殿等,设有修撰等官;阁有总阁、龙图阁、天章阁、宝文阁、显谟阁、徽猷阁、焕章阁、华文阁、宝谟阁、宝章阁、显文阁等,设有学士、直学士、侍制、侍讲等官,另有秘阁,设有修撰官,还有直龙图阁、直天章阁、直显文阁、直秘阁。天章阁设有学士、直学士、待制、侍讲、侍读这些官职。

      三月,参知政事范仲淹上奏说:“刘沪、董士廉是按照四路都部署的命令而前往修筑水洛城的,不是他们两人擅自兴建水洛城的。何况刘沪是边境上有名气的将领,战功很多,国家要爱惜这些将才,不要轻易放弃。董士廉是朝廷的京官,现在将他与将领一起调查,不合事理,希望圣上开恩特别派遣使者乘驿站交通工具前往,并且委派鱼周询、周惟德调查刘沪等人所犯的过错,根据情节大小向朝廷上奏,仍然把刘沪、董士廉押送到邠州拘留,听候朝廷的处分。”范仲淹等官员想要复古劝学,多次说教育兴国的重要性,宋仁宗下诏书要大臣们开会讨论落实教育事业的工作。四月,宋仁宗问辅臣说:“从前小人喜欢结成朋党,有君子结成朋党的吗?”范仲淹回答宋仁宗说:“我在边境任将帅时,见过英勇作战的人自然而然结成朋党,而怯懦不敢作战的人也自然而然结成朋党。现在朝廷也有正邪两个阵营的党派,这要靠圣上英明地识别与察觉。如果朋党一心为善,为国为民,对于国家来说是没有什么害处的。”

      初,吕夷简被罢免了宰相的职务,夏竦任职为枢密使,后来,朝廷又夺了夏竦枢密使的官职,让杜衍担任枢密使职务。石介作了一首《庆历圣德诗》,为忠臣范仲淹等人歌功颂德,抨击奸臣夏竦,夏竦非常恨石介等人。而范仲淹等人平日里关系很好,欧阳修作为言官,讨论国家大事任性而为,不知道避嫌疑。夏竦跟他一派的人造舆论,诬杜衍、范仲淹、欧阳修为朋党。朋党,简称党人。欧阳修写了一篇议论文章《朋党论》为自己关系好的官员们辩护。以夏竦为首的,造谣与诬蔑范仲淹等人为朋党的官员们憎恶欧阳修,并且对欧阳修的言论断章取义,唆使内侍蓝无震上奏进谗言:“范仲淹、欧阳修、尹洙、余靖,前些日子蔡襄称赞他们为“四贤”。贬离京城没有几天,又回到京城任职。这四人得势时,举荐蔡襄为同列官员。他们把国家的爵位、官职、俸禄作为私人的恩惠,密相勾结为朋党,相互提携,不用过二三年,他们提拔的官员占据朝廷重要的职位,则会误朝迷国,谁还敢说他们的过错?”宋仁宗不相信这些谗言与谣言。

      五月,枢密副使富弼、参知政事范仲淹在崇政殿向宋仁宗提防御与攻击西夏人的军事方案,商议了很久才结束会议。把隶属于河南府的颍阳县、寿安县、偃师县、缑氏县、河清县废掉并为镇,又把王屋县划归河南府,这是采纳了范仲淹的建议而落实的工作。六月,上朝开会,大臣们回答宋仁宗所写手诏的五个问题。韩琦、范仲淹上奏陇西、河北的军政事务、还有陕西的八项工作、河北五项工作。范仲淹上奏说:“西夏贼人议和,出尔反尔、反覆无常,很难以相信他们,希望陛下早点罢免我参知政事这一职务,任命我为边境州郡主官,任安抚使之名的职务,就足够管理边境上的军政事务,乞求不要让我任招讨使、都部署的职务。”

      朝廷任命参知政事范仲淹为陕西、河东路宣抚使。以前,范仲淹被贬离京城任地方官,陕西边境西夏人李元昊入侵,宋仁宗以范仲淹在官员有威望,所以提拔他为守卫边境的官员。后来,召范仲淹回京任命为副宰相,想要其进行改革,富国强兵。范仲淹感激宋仁宗的赏识与信任,以天下为己任,遂与富弼不分日夜地为国家思虑,出谋划策,想要让国家兴盛太平。然而,宋朝历史遗留问题太多,改革的动作太大,很多官员认为这些改革措施难以施行。再加上按察使们四处巡视,对很多地方官员的不称职行为与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弹劾,大宋官员们的心不自安。得到保任的官员名额很少,而且要求条件更加严格;对文武百官的考核更加严密,让那些钻营想当官的感到不方便,动了既得利益者们的奶酪。于是诋毁、诽谤范仲淹、富弼等人的舆论越来越猖獗,而诬蔑他们为朋党的谣言没有一刻是停歇的。仅管如此,但范仲淹、富弼保持自己的意见没有变。

      石介给富弼提书面意见,要求富弼要做伊尹、周公之事,辅佐皇帝,把国家治理强盛。夏竦想要陷害富弼等人,于是安排女奴暗中临摹石介写字,过了一些日子,这个女奴模仿石介的字迹难辨真伪,遂改伊尹、周公为伊尹、霍光,还伪造石介为富弼所写的废立皇帝宋仁宗的诏书,并且把富弼想要废掉宋仁宗,另立一个新皇帝的诏书的事情用流言蜚语的方式让宋仁宗知晓。宋仁宗虽然不相信富弼等人想要废掉他这个皇帝的事,但是范仲淹、富弼感到恐惧,心中很不安,都向皇帝请求作为按察使去边境巡视,或者作为边境守官,但是宋仁宗不同意他们离开京城去任守边境的官员。正好有边境告急的奏章,范仲淹坚持要求去边境卫国安民,所以朝廷任命范仲淹为陕西、河东路宣抚使,去抵御西夏李元昊的入侵。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9-9-21 21:27 , Processed in 0.05738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