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工网论坛 返回首页

MADINGQI的个人空间 http://blog.workercn.cn/?264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说: 秋天里的花絮(原创)

已有 11622 次阅读2019-9-11 10:0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原创

小说: 秋天里的花絮(原创)

马鼎奇

有一次,我去上海办事,顺便计划探视久病沉疴的生母。这天天气真怪,早晨我从南通出发时,还凉风习习、舒适宜人,但是老天仿佛与我作对似的,近中午抵沪后,气温马上升达35℃,让人猝不及防,顿觉十分炎热。

按道理,节令早过了白露、秋分,民间说:“白露身不露”, 可是 短袖换长袖几天,天气又这么酷热,实在反常。当时我恨不能生双翼,一口气飞回家、洗个热水澡,去掉一路风尘与涔涔汗水,偏偏我抵达上海后,始料不及换乘的927路空调公交车的空调又“罢工”了。

起先我也不知道,糊里糊涂上了车,等到我明白过来惊呼上当,可为时已晚。也许是927日地铁10号线刚刚发生数十人受伤的追尾事故,人们心有余悸,纷纷改乘公交车,结果趟趟公交车爆满超员,所以拥挤不堪超过我的想象,连上下客都要拿出吃奶的力气。

空调车正常时,那是惬意的享受;但若空调发生故障,那比暑天乘普通公交车还受罪!因为空调车的窗户密不透风。再加上每个人就是一个自然热源,车厢内的空气无法流通,温度不仅愈来愈高,而且,空气也愈加混浊,车内又热又闷,似乎让人有些窒息,于是,有人开始发泄不满,七嘴八舌埋怨司机:“没有职业道德,既然空调有毛病,就不能带病营运!”“空调不灵,那为什么还要按空调车两元受费?”也许是司机自知理亏,忌讳“众怒难犯”!总之,装聋作哑“玩深沉”, 俗话说得好:“死活不开口,神仙难下手。”任凭乘客语言尖刻、牢骚不断、硬是一言不发,倒是那个富态可掬无锡惠山“阿福”泥人的女售票员,显得淡定大度、一边售票、一边耐心地向大家解释:“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公司没有这个规定,我们也无权降低票价。你说是吧?大家坚持一会儿,没有几站路就到终点了。”似乎,还嫌讲得不够清楚,接着补充道:“空调出车时,我以人格向你们保证,绝对好的,只是上午才坏的,本来以为反正秋分过了,再热能热到那里去?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这倒霉的天气,反复无常,竞让你我摊上了!有什么法子?”车内虽然燥热难耐,但女售票员诚恳的态度、加上似乎合理的解释,让不少乘客的火气一下子“烟消云散”。

本来双方的“唇枪舌战”到此可以告一段、嘎然而止,但是,就在我满以为这场纷争画上休止符时,“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好像一篇构思巧妙,迭宕起伏的小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操着苏北口音的四十岁左右的青壮年发话了:“热得头发昏,我实在吃不消。”他这一说不打紧,那女售票员“阿福”马上沉下脸,柳眉倒竖、杏眼圆噔,带点冷嘲热讽地回答道:“对不起!这是公交车!吃不消,你可以下车打的!”我好生奇怪!刚才乘客讲了不少刻薄话,一再刺激,她不生气。我还为她的大度、坦诚,暗暗欣佩。可才几分钟,“阿福”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全然找不到刚才淡定与人为善的影子!这不明摆着欺侮、奚落外地人。我也开始为苏北人的遭遇感到忿忿不平!

“你们既然空调修不好,请你把两元车票钱退给我,”苏北人看样子开始“反击”了,“我下车,乘后边的车子。”他这一说不打紧,那女售票员气咻咻地回答道:“笑话!下车可以,钱不好退!”我也觉得这苏北人有些好生不识相,两元价值几何?自讨没趣!我当时的道德天平仿佛也失去了“主心骨”,一会儿同情弱者,一会儿又恨其不争。那女售票员虽然好言将乘客安抚停当,但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火,还正愁没地方发泄!这下可好,正好有一个倒霉蛋撞到她的枪口上!你想这苏北人能有好果子吃吗?而且、部份上海人过去一向以“老大哥”自居,有种与生俱来的大都市人的优越感,从不把兄弟省市的同胞放在眼里,至于苏北人,那更是鄙夷不屑,所以这人遭到冷遇和刁难,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可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急转直下,让我大跌眼镜,车内的上海乘客目睹了“阿福”的蛮横与对苏北人的歧视,个个义愤填膺、怒不可遏,纷纷谴责女售票员:“你们本来工作就没做好,应该感到羞愧!好好反省!”“还欺侮人家外地人,你凭什么摆威风?”“人家外地人来上海打工也不易!我们吃的、住的、那一桩离得开外地人的劳动?你的良心上那里去了?”我曾在上海工作十四年、亲眼目睹了不少外地人在沪受到的种种不公正的待遇,上海人遇到类似的情况大多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甚至还有点“兴灾乐祸”!可像今天这样上海人“众志成城” 为一个受欺侮的苏北人群情激愤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还是第一次!我本以为售票员“阿福”在强大的舆论面前要服软认输,退还两元钱,谁知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阿福”振振有词地说:“票撕下、即作废,你们口口声声嚷着退钱,不等于让我帮他买单!天下那有这个道理?”一个老年乘客一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相持不下,自告奋勇愿垫两元钱企图平息事态,然而出乎乘客意外,那苏北人脾气“桀骜不驯”,犟得像头牛,他拒绝了老人的好意,非要“阿福”退那两元不可。结果女售票员误认为对方存心让她难堪,更加恼羞成怒“怎么?你是不是存心到上海找渣来了?”

这时,我也觉得苏北人有点“得理不饶人”,不就是两元钱嘛,何必逼人太盛!我正想开导他几句,谁知“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

一个脖子上戴了粗大金项链的中年男子,不知是帮“阿福解困,还是摆阔显富。“你不是要钱吗?我替她给!十块行不行?不行?再加十块?实在不行,给你五十!”这时正好到了一站,苏北人谁的钱也没接,悻悻下车,拂袖而去。

最后丢下一句话“不要把人看扁了!谁希罕钱!我是在维权!连这都不懂!”

这天晚上,我不知怎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白天见到的那个苏北人己西装革履、倜傥风流、容光焕发,一付春风得意的干部模样,我愕然不已:“你不是公交车上的乘客吗?”他笑呵呵地回答道:“那是微服私访检查工作。我是刚调来的公交公司营运部的付经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工网

GMT+8, 2019-9-17 12:49 , Processed in 0.33043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